您的位置:365bet体育在线 > 365体育直播 > 金志佑:梁光伟:三十之后再出发_商业_经济观察

金志佑:梁光伟:三十之后再出发_商业_经济观察

2019-05-02 20:20

  时间如白驹过隙,21世纪的首个10年即将结束。深圳经济特区已是三十而立,而对于我,在经历南下深圳、深大求学和华强工作之后,2011年我也迎来了作为深圳人30周年的日子。

  从青春年少到华发渐生,在这人生最宝贵的30年里,孕育了我对深圳、对华强太多的感情和感受。承蒙《经济观察报》看重,让我以写信的形式,谈谈我对未来的期待,这又令我颇费踌躇。感谢深圳三十周年时组织的“深圳最有影响力十大观念”评选活动,我也就借此撘个便车,将我由此引发的一些感想和看法,与华强同仁和《经济观察报》读者共同分享。

  谨录获评的十大观念如下: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、“让城市因热爱读书而受人尊重”、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、“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、“深圳,与世界没有距离”、“改革创新是深圳的根,深圳的魂”、“敢为天下先”、“实现市民文化权利”、“鼓励创新,宽容失败”、“来了就是深圳人”。这些曾经让人热血沸腾口号,映衬着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  深圳有句口号,叫三十之后再出发。我想,从边陲渔村和筚路蓝缕的特区拓荒,到“北上广深”并称的都市,深圳的伟大在于这些观念后面,包含着的深圳人的创新精神、求实精神、拼搏精神。而深圳的未来,仍有赖于这些观念以及由此凝结而成的城市精神的发扬光大,依赖于我们每个深圳人,每个深圳企业现在和将来、时时刻刻的努力与创造。

  “来了,就是深圳人”。1979年,华强从粤北山区来了,成了深圳的企业;30年前我来了,成了深圳人;在这人生最宝贵的30年里,我把自己的命运与深圳的命运联接在一起。

  我感触很深的是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。我来到深圳的时候刚18岁,当时我和周围朋友们一样,大家都没有时间闲扯,都是忙忙碌碌、不断学习、不断工作。当时,深圳只有一路公交车,我们出门主要靠走路、骑单车,虽然工作生活很艰苦,但大家都在读电大、夜大。

  我始终信奉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。华强有个传统,不管学什么,什么学历,都要先到工厂的生产线锻炼学习。我到华强时,先在华强三洋下面的注塑涂装厂的车间工作,注塑都是要靠计算机控制的,我学的专业也派上了用场。当时,我就琢磨着利用计算机知识改善工艺,提高产品合格率。后来,我调到了厂部的生产计划部,那时候,我利用业余时间苦战40多天编写统计管理的软件,使注塑厂在整个华强集团率先引入了计算机管理。华强的今天,是每个华强人踏踏实实地干出来的,而我也很高兴的,是华强不会让认真干活的人埋没,有为必定有位,有位就有更广阔空间任你挥洒。

  深圳作为年轻的都市,“改革创新是深圳的根,深圳的魂”,唯有创新才能实现超常规发展。“华强北”被誉为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,但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时,华强北街所在的地方只是一片高低不平的池塘、田地和山区,后来逐渐转变为工业区,聚集了华强以及赛格、中电、爱华、达声、京华等以生产电子、通信、电器产品的企业。1998年,我们把华强三洋的生产大楼整体改造为华强电子市场,由此迈开了华强从制造业向电子信息产业服务业的升级发展的步伐。

  我很高兴地看到,“深圳最有影响力十大观念”中,还包括了“让城市因热爱读书而受人尊重”、“实现市民文化权利”、“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,它们或多或少与华强从事的事业相关。因此我想,我们创新的方向是正确的。

  伴随着特区的成长,华强集团从电子制造业起步,经历与三洋合资,转型发展电子市场,开拓文化产业,已转型成为一家以高科技为主导的大型投资控股公司。作为企业的掌舵者,每回顾华强在面临企业发展转折或战略决策时刻,仍有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之感。我认为其中关键的是“鼓励创新,宽容失败”,华强早期发展很迅速,靠的就是创新。但是,“鼓励创新”并不稀奇,“宽容失败”才最关键,没有宽容失败的心态,创新就会裹足不前。

  2002年,华强决定投资成立华强电子网。当时,管理层抱的心态是,鼓励它去闯去试,不要怕失败,给他们3年时间大胆尝试,如果3年后起不来,我们可以心甘情愿的退出。事实上,正是我们这种对失败的宽容,让华强电子网成为国内行业电子商务网站排名第一、全球排名第二的电子商务平台。

  我也想说,创新源于观念的转变,但观念的转变真的很难。华强发展文化产业历经十年,刚开始也并不顺利,但我们坚持下来了。我们也是不断地去探索,先做计算机系统集成,发现没有这方面的竞争优势,又转而做旅游设备制造商,但这也是挣辛苦钱。怎么办?我们必须有自己的技术优势!后来,我们决心坚持自主创新,研发高科技含量的文化产品。

  1999年深圳举办首届高交会,华强将一些先进的技术成果参展,其中一个主打项目是虚拟演播室,用这种技术,演员可以在不到现场的情况下,模拟出“身临其境”效果。这个技术在高交会亮相时属于国内首创,非常吸引观众的眼球,展台前人头攒动拥挤不堪,但是这个新奇的技术也就是让现场的观众看了个热闹,没有市场需求,一个订单都没有。事实给华强人的教训是,再先进的技术,也必须转化成用户能够使用的具体产品。

  2000年,华强文化科技实现“墙内开花墙外香”。华强带着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4D电影成套设备到美国奥兰多参加“国际娱乐游艺园协会”举办的展会,产品一炮而红。深受鼓舞之余,华强决定在美国注册公司,产品先在国内生产,然后散件运往美国的公司进行组装配套,为容易被西方客户接受,根据美国一位雇员的意见,取fantastic和wild单词而组合为Fantawild的注册名字。国际市场打响后,“出口转内销”发展就比较顺利了。

  2004年,华强提出“用高科技技术创新服务业”的理念。2007年,芜湖方特欢乐世界开始营业,这是中国第一个完全自己规划设计、建造的高科技主题公园。

  十年磨砺,伴随客户的需求的深入,华强已形成了主题公园、数字动漫、特种电影、网络游戏、影视制作等多样化的产品结构,获得国内外专利和版权200多项,打造出了集“创、研、产、销”的一体化产业链。我可以自豪地说,华强已初步探索出了一条“文化+科技”产业发展模式,华强正遵循多元化、规模化、国际化战略快速发展。

  我们也努力成为“深圳,与世界没有距离”的践行者。我们将努力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,用国际语言讲中国故事,让世界接受中国的观念、中国的文化。

  关于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未来。我想先举个例子,3D电影《阿凡达》创下了近30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纪录。另外一个是,如果说功夫是中国的、熊猫也是中国的,《功夫熊猫》则是好莱坞的,这部动漫电影的全球票房是6.3亿美元。如果说这个行业的前景充满光明与希望,对中国文化创意企业来说,则是背负着艰巨的使命与责任。

  对于文化创意企业来说,我想说,你必须“敢为天下先”。因为,弘扬与传播中国文化,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。作为特区城市的企业公民,华强的未来,是学习迪斯尼、超越迪斯尼,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,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中国文化产业航母。面对即将来临的新的十年,我们任重而道远,但我们已经在路上。

本文链接:金志佑:梁光伟:三十之后再出发_商业_经济观察